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资讯

一吨碳配额的一生

日期:2021-05-29 编辑:国能小编 浏览:
我要分享

我出生在一个叫注册登记簿的地方,随我一起出生的还有很多同胞,数量非常多。听我们的管理员说,我们其实是计划生育的产物。什么总量控制、什么基准线法云云,那个管理员说了半天,我感觉他也没有说明白,我也没有打算听明白,心里只想着那天找到属于我的碳排放目标,然后完成我的使命。

那年秋天,我被分配到了一家燃煤电厂,我以为我要开始干活了,但并没有。我和一起被分配过来的小伙伴们被关在了一个笼子里。管理我们的人是一位中年大叔,他很少搭理我们,在办公室的时候总是看到他拿着手机边看边傻笑。我透过窗户能看到外面高大的烟囱,烟囱里不断有我们的天敌——二氧化碳跑出来。我真想立刻冲过去与他们同归于尽,但我被关在笼子里出不去。我在想,我被分配在这里的任务不就是干掉二氧化碳吗?为什么他们不这样做呢?一周过去了,一个月过去了,那个大叔始终没有搭理我,我感觉我已经被他遗忘了。

大约两个月后,办公室里来了个西装笔挺的精神小伙,坐在办公室里和管理大叔聊天,那个精神小伙特别能说,肢体语言也特别丰富,是不是能听到从那边传出的笑声。过一会,精神小伙拿出电脑给管理大叔看什么东西,嘴里还说着什么“配额置换”、“碳交易”的字样,时不时还朝我们这边看两眼。管理大叔听了后非常高兴,爽快地答应道:“行,就这么办!”

又过了两天,精神小伙又来了,他提了一个笼子,笼子里装了一些我们的同胞,来了后就抓了一些扔到笼子里,同时也抓了一些我们的同胞到他的笼子里,我未能幸免,被抓了过去。精神小伙和管理大叔寒暄几句后就匆匆离开了。我也随着这个精神小伙开启了我的流浪生活。至于我的使命,恐怕是暂时难以完成了。


 

精神小伙是个中间商,就是干倒买倒卖生意的人,俗称“倒爷”,但他并不老,所以我们叫他倒哥。倒哥买了我们后特别高兴,看来他一定是觉得可以把我们卖个好价钱,但天不随人愿。在接下来的几个月,他提着我们走街串巷,想要买个好价钱,即使在白雪皑皑的大冬天,他都仍然在孜孜不倦地跑业务,但一直都没人愿意买,倒哥的心情也因此越来越差,精神小伙也不精神了,整天烟不离手,唉声叹气,有时候还冲着我们大吼大叫,我其实想告诉他投资有风险,倒碳要谨慎,但话到嘴里有咽了回去。

同我们一起关在笼子的,还有一个跟我们长得差不多,但是个头比较矮的女孩子,她说她叫做CCER,是我们的另一种类型,也是为消灭碳排放而生,只是没有出生在同一个注册登记簿而已。我看她柔弱可怜,也经常照顾她,在倒哥冲我们发脾气的时候,我还会下意识地护着她。我想,要不是使命所致,我们就这样生活下去也挺好。

局势在来年开春以后有了巨大变化,倒哥即使不出门都有不少来前购买我们的买家。这时换倒哥神气了。“去年不是怎么给你说你都不要吗?现在来要的话价格可就不一样了,至少两倍起,爱要不要!”他对去年一个怎么求都没有买的那个人说道。有时候几波人同时上门求购,争得打了起来,倒哥就倒一杯茶,抽一根烟,静静地看着他们缠斗。我看得出来,倒哥压根就不想卖给这些人,他应该是在等待某个时机,在那个时机,他能卖出最高的价格。

 

结果如我所料,两个月后的某一天,倒哥将自己精心打扮一番,提着我们去了一个叫碳交易所的地方。那里好不热闹,我看到好多的买家和卖家,也看到好多我们的同类。看得出来,这里是集中买卖我们的场所。倒哥去交易所报了个到,拿了个号牌,便在台下吹着口哨,悠闲自在地等着。过了一会,台上叫到了倒哥的名字,倒哥理了理衣领,对着我们说了句:“兄弟们,今年我是吃香喝辣还是吃土就看你们的了。”看来倒哥是想把我们公开拍卖。

到了台上,拍卖开始,倒哥又恢复了我初次见他的精神头,手舞足蹈地介绍起了我和CCER,经过一番热场后拍卖开始了。那场拍卖进行得相当顺利,我和CCER都拍出了超出倒哥预期的价格,让他赚得盆满钵满。遗憾的是,我和CCER被两个买主分别给买走了,我想此生再也见不到她,因为我能预计我已经活不了多久了。

买走我的是一个钢铁厂企业的一个大妈,可能是因为他们买我花了血本,对我是很不客气,总是对我骂骂咧咧,说什么扫把星害他们没了利润,要倒闭了什么的。我纳闷,这不应该咒骂他们排放的二氧化碳吗?怎么骂起我来了?那个钢铁厂的二氧化碳也真是无处不在,而且特别嚣张,有个二氧化碳居然跑到笼子旁边来嘲讽我,说我什么垃圾废物,除了搞垮企业一点用也没有。我听了火冒三丈,恨不得立马冲出去灭了他。但因为在笼子里,我没法出去,于是我暗地里记下了他的样貌,这辈子的目标就是他了!